猫咪_是条咸鱼

你吼啊!!!这里是猫咪/零!请多指教!!

【胜出】得到

预警:ooc有,R18情节有,非两情相悦,BE预定,全文1W左右,废话很多剧情很杂请谨慎食用

 

梗概:爆豪胜己从未失去任何东西。

 

 

  

 

  

  

  【他从未失去过任何东西】

 

  “Deku.”这是他自幼叫到现在的、对与自己一同长大明明无比废柴却又如此碍眼的幼驯染的称呼。

 

  高声,低声,与恶意拖长了的尾音,再加上孩子略显稚气的声音,与夏日的蝉鸣一起、带上了些许无知的残忍。

 

  爆豪胜己欣赏着那个废物在被唤出那个“蔑称”之后难以置信地睁大本就大的眼睛,随后委屈地弯下身,原本比自己就矮的个子更是低了几分。眸中的亮光黯淡了几分,发达的泪腺在这时候很好地发挥了作用,泪水啪嗒啪嗒地落在地上,被-干燥的土壤吸进,将浅色染成黯淡的黑褐色。平日能够牢牢握住ALLMIGHT玩偶的手此刻紧紧攥住了衣角,将布料攥得皱皱的,不时有几滴泪水滴落在衣摆上。明明已经伤心到了极致,却还是要带着哭腔、倔强地反抗道:

 

  “太过分了!小胜……”

 

  是的,“小胜。”这也是他那位无比碍眼还如此废柴的幼驯染给他的称呼。明明只是金字塔的底端,却还是要如挚友一般地称呼他;明明已经称得上少年,却还是要用这样幼稚的称呼。

 

  每每听到他这样叫,无论是在回家的路上,在便利店的门口,在试图爬上的大树的阴影下,在播放着双方最喜欢英雄的电视前,还是在何时。他总是会下意识地伸出手,手心的汗水噼里啪啦地炸出光芒,威胁道:

 

  “喂!Deku,不许这样叫我啊——!不过是个废物。”

 

  直到那个小小的男孩被吓得眼泪即将夺眶而出,他才勉勉强强熄了火焰,磨磨蹭蹭地对他说“下次不要这样喊,否则我就炸你。”

 

  

 

  可无论他怎么威胁,绿谷出久还是固执地追在他背后。即使落在队伍的最末端,气喘吁吁,伤痕累累,他也会喊道

 

  “小胜!”

 

  次数多了,他也不以为然,算是默许了这样的称呼。那个废物似乎是发现了这一点,眼中光芒闪烁得仿佛抓住了心中太阳那般的欣喜。

 

  

 

  爆豪胜己对于绿谷出久是一个“无个性”的事实并不感到厌恶,甚至没有感到惊讶。在他的认知中,仿佛绿谷出久就应该是一个弱个性者,如果是一名“无个性”的话,也没有什么差错。反正从头到尾,他都是一个什么都不会,只要跟着自己的废物。

 

  他在幼稚园里听着其他孩子议论纷纷,周围的轻视、取笑、与同情。而被议论的主角这时候就坐在地面上,被揭开的伤痂尚未愈合就被撒了一层又一层的盐。

 

  “原来绿谷是个无个性啊!”

 

  “难怪没有看见过他施展任何能力……”

 

  “好逊——逊爆了!”

 

 

  绿谷出久因为恐惧、悲伤、绝望等感情而颤抖,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但是爆豪胜己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见那个废物的眼泪掉下来。

 

 

  【无所谓。】他这么想着,【反正那个废物到家后肯定会哭得稀里哗啦的。】

 

  

  

 

  在有了“无个性”的加持之后,爆豪胜己更是笃定了自己原先给他取的称呼,简简单单的读音愣是被他读出了抑扬顿挫的感觉。他指着沙桶上的姓名,亦如霸道的君主下命令一般:

 

  “Izuku,不就是可以读成Deku嘛——反正废久就是废久!”

 

  他以为绿谷出久会有一点身为无个性的自觉,老老实实地低下头承认自己的无能,可他却还是抬起头,和先前仍是未知个性的情况一样,带着哭腔却倔强地反驳:

 

  “不对!小胜,不是Deku!是Izuku!”

 

  “啊啊!我都说了是Deku!Deku就是Deku!你有什么意见吗!”

 

  本就精力过剩的小孩子像是一枚不知道时间的定时炸弹,而爆豪胜己更是一个火药多到溢出桶、撒满遍地的炸弹,加上他本身就是一个易爆物,稍稍的一点点小火星就足以点燃他的怒火。更不要说每一次都可以精确踩中他的暴怒点、在他眼中无比弱小的废物。

 

  那一天他们打了一架。说是打架,不如说算是爆豪胜己单方面言语上的侮辱与行动上的威胁。在他眼中本就弱小的存在有些瑟瑟发抖地站直了身子,抿住了嘴唇似乎是在抑制着什么。他咬咬牙,稍稍握紧的手中有汗渗出。

 

 

  “你不过是个什么都不会的无个性Deku了!还想着逞什么能啊?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连弱个性者都算不上——”

 

 

  话语和爆炸声混杂在一起,在外人视角中爆豪胜己的表情就宛若一个敌人般的凶狠。但在他的心中——他只不过是大发慈悲让那个废物早点认清现实罢了。毕竟一个无个性者又能掀起什么惊涛骇浪呢?

  

 

  

  仿佛之前伤口被揭开时在眼眶中徘徊的泪水一并落下,绿谷出久几乎是被吓到哭个不停,抽泣声与急促的呼吸声混杂着风微不可闻的声音,让爆豪胜己莫名的慌张与烦躁。

 

  太阳的暴晒照得两个小孩都有些难受,空气中弥漫着土壤的气息。

 

  

 

  不知道为什么,爆豪胜己没来由地想起了在“绿谷出久是个无个性”的事实被戳破之前,他坐在滑梯最高的顶层上,而那个废物则坐在滑梯末端,一同躲在树与滑梯的阴影底下。两个小孩不约而同地比赛起谁吃冰棍的速度更快,一时间只有咔嚓咔嚓的咀嚼声。爆豪胜己在吃完冰棍后舔掉了刚刚滴落在自己手臂上的汁水——是牛奶味的,他并不是很喜欢。但那个废物执意要买,并义正言辞地说:“这是ALLMIGHT限量版的!会有概率抽到卡片的——小胜也会很喜欢的吧!”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因为包装上的图案而心动了一下,但看到那个废物亮晶晶的眼神后,他下意识地别开了视线:“那你买吧。”

 

  冰棍的木棍上刻着“谢谢惠顾”,他嘁了一声,将木棍抬起、小臂使力将没用的垃圾扔得远远的。与此同时他听到了滑梯底下传来那个小废物的哀嚎:“又没有!!这已经是我买的第五个了……”

 


  【买那么多个吃,怪不得会牙齿痛。】爆豪胜己在心里这么说道,小腿一瞪便借着惯性与重力顺着滑梯滑下,视野里出现了那个家伙的背影才突然意识到什么急忙伸手想要停下,却还是猝不及防地两个小孩摔到了一起。绿谷出久被这突如其来的冲击给撞得往前倾倒,整个身子趴在了地板上,手中的木棍还来不及细看就被甩飞,随后就这么好巧不巧地掉进了路边的下水道。

 


  “嘶——你为什么就坐在这里碍事啊De……”尽管有这么一个人做垫子没有摔得多疼,他还是下意识地想要抱怨。第一个音节还未完全念出,他爬起来就听到趴在地上的那个男孩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的声音,爆豪胜己一下子慌了神,伸手用力拽着他的胳膊把那个抽抽搭搭的小废物拽起来,语气里也带了几分恼羞成怒:“怎么摔一下就哭了!我有那么重吗?!”那个小废物只是摇摇头,伸手指向了木棍掉下去的下水道,随后才小小声地开口:“我刚刚才吃完……没来得及看上面的字……”

 


     “那你哭什么啊!反正你抽到的绝对不可能是中奖的!”爆豪胜己愤愤地喊道,视线向下移去:对方穿的是ALLMIGHT的T恤,上面与自己画风截然不同的笑容被尘土染脏,洁白的牙齿也弄脏了几分。普通黑色的短裤上倒也是有几颗土粒,不细看虽然看不出来但褐色的土粒还是有些许违和。膝盖上因为方才摔倒在地上的摩擦而有些红肿,所幸没有磨破皮。那手呢?他有些强硬地抓住对方抹眼泪的手臂拽过来,让他手心朝上,小小的手心是一些磨痕与小小的伤口,渗出的血早已凝固形成小小的血痂。

 


     “你自己受没受伤都不清楚吗?卡片和身体哪个更重要你连这点都搞不懂!你怎么老给我添麻烦!”虽然早知道自己幼驯染的英雄宅本质,爆豪胜己还是对他的不上心感到愤怒,骂骂咧咧地拽着他的手走出小公园,拽着尽管努力抑制眼泪还是一直掉的小男孩找到了便利店旁边的水龙头,拧开开关替他清洗伤口。

 


      “我给小胜添麻烦了吗?”

      “当然了,不然干嘛叫你Deku啊?不过是什么都不会的废物罢了”



  

     想起这些无聊的回忆根本没有什么用,爆豪胜己用力地跺了下脚,手心的爆炸声也因此而有些不稳。他攻击似地朝绿谷出久那炸去,小小的火星根本伤不到人半分,可绿谷出久却像被巨型爆炸炸到一般,向后退了几步。随后爆豪胜己转身跑去,连一个眼神也不施舍给那个小废物。

 

  

      而那个小废物也没有跟上来。

 

  

  他原先并未觉得那家伙是这样碍眼,只是视他为队伍中最弱的一位跟班。偶尔也带上他,让他充当战争游戏中随随便便就会被箭矢击中倒地的炮灰。

 

  直到队伍中的平衡被废物的“自以为是”打破。

 

  

 

  

 

  那一天他的眼神——是拯救的眼神,是援助的眼神,是关切的眼神。

 

  是视他为弱者的眼神。

 

  爆豪胜己自诩为孩子中的最强者,率领着这几个街的小孩子,充当他们的孩子王,同时还是大人眼中口中的天才。

 

  可是现在在他毫发无损,能够完完全全凭借自己力量站起来还能笑着告诉别人“我没事”的情况下。

 

  那个孩子中的最弱者,跟随着孩子们却有时会被排斥在外,时不时就会啪嗒啪嗒掉眼泪,被孩子王勉勉强强施舍陪伴的无个性。

 

  却向他伸出了手。

 

  

 

  这是什么意思呢,单纯的关怀,朋友的帮助,

 

  还是不自量力的挑衅?

 

  

 

  在爆豪胜己的眼中,那是毫无意义的帮助、却也是最致命的讽刺与打击。

 

  【看啊瞧啊那个孩子向你伸出了手啊】

 

  【看啊瞧啊那个无个性向你伸出了手啊】

 

  【看啊瞧啊那个最弱小的废物向你伸出了手啊】

 

  自尊心带来的愤怒与不知名的感情互相交织纠缠爆发。他拍开了那个废物的手。

 

  因为他不需要来自一个被叫做“Deku”的帮助。

 

  他始终是强大的存在,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他仅仅凭着他自己就可以赢。

 

  

 

 

  

  那天起,爆豪胜己心中的平衡被名为“Deku”的孩子打破了。

 

  

 

  

 

  他对Deku说:你只是个无个性,不要妄想着成为英雄了、你是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废物。

 

  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残忍,他打击着那个孩子、那个废物。

 

  他一次又一次地说道:“无个性。”

 

  他的小团体显然也看出了他们君主的意向,一并将长矛指向了弱者。他们以为他厌恶他。

 

  可在那次捉迷藏,他们将绿谷出久锁在一间废弃房屋的小柜子中,嬉笑着离开之后,却被爆豪胜己用个性威胁着说出了绿谷出久被关起来的地方。小废物被找到的时候,脸上的泪痕已经干得差不多了,却在见到爆豪胜己的那一刻又继续落泪,本就已经哭得连呼吸都顺不上来,此刻想要止住泪水却只能一抽一抽地吸气,跟在他的小胜背后。爆豪胜己握住他满是泪水的手掌,说道:

 

  “你就是个无个性,连自己处在这种情况都没办法自救。更何况当一个拯救他人的‘英雄’呢?”

 

  他转过身来,血红色的双眸盈满了连那时的自己都读不出来的感情

 

  “所以只有我才能成为英雄,而你只要乖乖地跟在我后面做个炮灰就好了。”

 

  

 

  

 

  可是那个小废物还是会战战兢兢地站在其他的孩子面前,尽管自己已经害怕得在颤抖,还是会举起拳头哭喊道:

 

  “小胜!你不要再这样欺负他们了。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我、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仿佛自己就能够成为天神,成为救世主,成为他心目中的那位英雄。

 

  可是英雄绝对不可能是像他那种只会流泪的废物。真正的英雄,应当是像他那样强大、对胜利有着绝对信心的人。

 

  

 

  

 

  上了折寺之后,两个人的关系似乎是差到了极致。本是幼驯染的他们家住得近,上下学都是同一条路,却能够做到连一声招呼都不打,一人步履急促,傲慢眼神甚至不肯望向身后那人,另一人紧盯地面,望着红鞋在马路旁的路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再后来,为了避免这点尴尬,每次上学绿谷出久总会比爆豪胜己晚上那么一会,总是要自家母亲催促着才磨磨蹭蹭地出了房间门,咀嚼着早餐却不知在想些什么,隔着窗户望见那个坏脾气的幼驯染走远才总算是松下一口气加快了进食的速度。每次放学后绿谷出久总是借故留下来,整理课堂上的笔记,或者是一边又一遍地擦拭着早已干净的黑板,还是毫无意义地把自己的桌椅对齐,直到那个背影伴随着其他同学消失在教室门口,他才如释重负地抬起头松一口气,仿佛他们的存在对自己来说就是掠夺了所有空气。

 

 

  “明明我和小胜的关系不是这样的……”

 

 

   爆豪胜己更愤怒那个小废物的种种举动——每天的上下学都会和自己离得远远的,似乎想要和自己撇清关系。一旦听到自己的声音,裹挟在黑色校服中的身子就会下意识绷直,原本见谁都会笑的傻乎乎的脸瞬间染上了畏畏缩缩的神色。明明在小时候无论怎么样,他都会笑着、哭着、恐惧着、死死地跟在自己身后。

 

  最开始纠缠不休的是他,现在弃之脑后的还是他。

 

  窗外鸟鸣喧哗,教室中女生与女生们的八卦,男生与男生的高声交谈混杂在一起,显得格外混乱。爆豪胜己拒绝了幼时的那位跟班悄悄递过来的一根烟——他虽然是有不良少年的模样,但他是不屑于沾染那些恶习。他靠上后方桌子,闭上双眸正欲休息片刻却听见自己的右后方传来窃窃私语,直往耳中钻去。他不耐烦地睁眼寻找,却发现那噪声竟是来源于仍坐在自己座位上不断碎碎念的“Deku”。

 

  绿谷出久手中的笔不停,目光在两个本子之间徘徊,似乎是将其中一本的内容抄到另一本上。他总是会下意识地在思绪卡住的时候皱起眉头,嘴里不停地碎碎念——显然这时候的他就是遇到了这种情况,绿谷显得有些烦躁,桌脚旁的鞋子稍稍晃着,鲜艳的红色在课桌的阴影下反倒有些刺眼,晃来晃去形成了一个弧形……

 

 

  说起来那是他妈妈给他买的?也搞不懂他怎么天天都穿这双鞋子不会腻吗。啊废物唧唧歪歪的吵得半死,可是旁边的人也很吵啊当然那个废物的碎碎念也更吵了。妈的他什么时候怎么养成了这习惯唠唠叨叨的烦的半死,全说出来不就人尽皆知难道你不懂得掩盖情绪吗。以前咋没见过这个废物那么烦??

 

  

  绿谷出久不明白爆豪胜己突然之间一个蓄力炸向桌面,尽管力度的控制仅仅只是是桌面染上了灰黑色的爆炸痕迹,可那一声巨响还是使得周围的人安静了一瞬间,随后他转向自己吼道:“废久你再给我唠唠叨叨,我就把你的那些鬼笔记给统统炸碎。”他原本就有些夸张的面目因愤怒的表情而显得狰狞了几分,完完全全一副恶人样。班上同学也不再言语,只是望向空气凝固的中心。

 

  绿谷出久算是明白了爆豪胜己生气的原因,可他还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他的目光投向了自己的位置与对方的位置之间的距离,“可我离你有两排之远啊……”他压低声音小声嘀咕了一句。尽管如此,他还是小心地将笔记收了起来,乖乖地闭上了嘴。

 

  聒噪的声音总算是停了下来,爆豪胜己嘁了一声重又坐下,凝固的空气又开始继续流动,只是绿谷出久的附近却形成了一个无形的屏蔽圈。交谈的同学们不约而同地向旁退了一步,为绿谷出久“提供”了一个绝对的安全距离,避免自己因为这个人而被暴怒的狮子咬伤。

 

  

 

  无论再怎么打击,那个小废物依旧不变,仍会固执地追逐着自己心中即使闪烁却永远触不可及的星光。他眼中的倔强和希望没有消失,就像一颗生命力顽强的种子,愈是疯狂的暴风骤雨,也只会让他鼓足劲继续生长。只是生长在石缝间的野草种子,再怎么生长也不会开出一朵绚烂美丽的花。

 

  他炸毁了那个被小废物写上歪歪曲曲字体的笔记的封面,小臂使力将没用的垃圾扔得远远的,嘲笑道:“如果这么想要个性,不如坚信自己来世一定会拥有个性,然后到屋顶来个狗爬式的一跃——!”他确信那个家伙不会因为这一番话就真的付诸现实,可他不确信那个废物

 

  是不是会真的放弃虚无缥缈的英雄梦。

 

  

 

  他没有。他丝毫没有放弃。

 

  

 

  在令人窒息作呕的敌人面前,他像个疯子一般冲破火海,泪水似开了阀的水龙头往外涌。亦如幼时那般,尽管自己怕得要命,却还是固执地冲上来,只因为一句——

 

  “因为你露出了求救的表情。”

 

 

  

  我不需要。

 

      不过是区区Deku,你有什么资格?

 

      你有什么资格和我站上同样的竞争舞台?

 

      明明你只要像个废物一样、用憧憬的眼神看着我成为No.1的英雄就完全没问题了。

 

  

 

  

 

  而紧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事都大大出乎了爆豪胜己的预料。在被Deku自以为是的拯救过后,那个废物不知何时拥有了强大的个性,凭借着不知从哪来的帮助与自己上了同一所学校,又不知凭借着何种本领结交了一群朋友。原本的“野草种子”也开始了绽放出了如玫瑰那般娇艳欲滴的花,灿烂而夺目。它的光芒是那样耀眼,甚至强大到有盖过自己的趋势。



 

但爆豪胜己从未失去过任何东西。







  一些瞎bb:

 

  一开始写这篇的时候只是单纯地想要写“什么都没有失去,因为什么都没有得到”的胜出,边写边构思接下来的剧情。

 

  一开始就已经预设好了BE,结果写到小时候幼驯染的回忆就有些于心不忍了【苦笑】我超级喜欢写两个小男孩小时候关系还没那么差的互动,那时候才感觉有那种正常幼驯染的感觉【爆言】

 

  写着写着就在想说开这么痛痛的车会不会很爽,【事实证明并没有】写的时候一边克服心理障碍【期间无数哀嚎挣扎点开其他页面试图逃避现实】一边努力构思车要怎么开才好吃又不影响BE走向【。】【结果还是成了很干很难吃的结果】越写剧情越乱越开车越偏落泪了

 

  这是第一次为胜出写同人,人物性格可能有些把捏不好【】真真想要为两个小男孩用爱发电哔呜哔呜【?】断断续续写了两天,期间还跑去吃了不少太太的粮靠着对胜出这对这么rio的cp的热爱写完了这一篇。【还好意思说

 

  以前的写文都是沙雕段子五千字都不过的那种结果这次写了万字我感觉我的肝都碎了jpg 中间文风山里飙车三百六十度转弯我也看不透【?

 

  我想要收到多多的喜欢和评论!!想要扩到更多的吃胜出的同好【贪心】

 

  最后——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10 )
热度 ( 58 )

© 猫咪_是条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